中国飞人将挑战翼装飞行世界纪录

2015-4-21
标签:
  • 翼装飞行
  • 张树鹏
  •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
  • 8100米
  • 无氧翼装飞行

  被誉为“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的张树鹏将于4月25日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乌日图塔拉挑战8100米高空无氧翼装飞行世界纪录,并完成定点降落,这是“红牛中国无动力飞行极限挑战计划”的第三个项目,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人最具勇气和想象力的一次高空探险。此前,作为该计划的一部分,美国翼装飞行大师杰布.克里斯先后于2011年和2013年成功穿越张家界天门洞和衢州江郎山“一线天”两大天险。

 

 

  本次挑战计划于25日上午10点30分正式开始。届时在气象条件许可的前提下,张树鹏将搭乘热气球从乌日图塔拉起飞,在抵达克什克腾旗上空8100米时,摘掉氧气面罩,纵身跃向克什克腾旗世界地质公园的达里湖园区,以不携带任何供氧设备的方式进行翼装飞行,挑战瑞士人雷莫·朗2014年6月8日在瑞士伯尔尼州阿尔贝格创造的8000米无氧翼装飞行世界纪录。

 

 

  张树鹏计划在空中飞行5-7分钟,在距离地面900米的高度打开降落伞,空中飞行最高时速可达350公里/小时,本次挑战张树鹏将面对众多的困难--低温、低含氧量、雨雪大风天气。

 

  难度最大的是缺氧。8100米高空,氧气含量为0.2,仅仅是地面的四分之一。海军总医院高压氧科副主任医师张禹解释道:“在低氧的情况下,大脑是最敏感的,严重情况下可能导致人失去意识甚至昏迷”,这也是张树鹏一直最担心出现的情况。

 

 

  在海军总医院高压氧科曾进行过的乏氧耐受测试中,普通人不戴氧气面罩在6300米左右会感觉到呼吸困难、身体难受,脸色和嘴唇发紫,手基本不受自己的控制。同时人的听写能力受到影响,明明想写数字,但写在纸上的全是斜线或横线,测试不得不停止,并让测试对象吸氧20分钟以缓解症状。

 

  好在张树鹏接受测试的结果显示,其在无氧状态下上升到6500米只是出现手抖的情况。当天的测试还模拟了张树鹏预计挑战的全过程,即模拟了热气球上升的速度,升到8200米的高空停留2分40秒左右,随后模拟张树鹏翼装飞行的速度进行下降,在此过程中,张树鹏的心率和血氧指数都比较正常。张禹表示,这项模拟测试无论是升空高度还是翼装飞行前的准备时间都超过了真正挑战的需要,张树鹏的身体条件优于常人,可以挑战8100米翼装飞行。

 

 

  其次是低温。北京大学大气物理学与大气环境博士生导师李成才表示,通常情况下,从地表开始,每上升1000米,气温将下降6.4摄氏度。8100米高度的气温最少也有零下四十度左右。尤其张树鹏还是乘坐热气球上升,上升的过程中人体处于相对静止的状态,不像登山那样上升过程本身就会产生热量,因此体感会比登山到8000米还要冷。李成才说:“在零下三十度的情况下,人体半个小时就会被冻僵,低温情况下他的身体是否还能如常反应,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受到低温考验的不仅仅是张树鹏,还有他的装备。张树鹏此次的防寒装备以登珠峰装备为标准,翼装服下是登珠峰才用到的防寒服。但同时因为是用热气球升空,还需要选用抗热效果好的服装。头盔则选用了滑雪中最厚的面罩,但为了避免结冰结霜,眼罩部分则要采用可以透气的双层镜片,避免张树鹏眼睛直接接触低温。此外,包括对讲机、高度表、相机、GoPro运动相机等所有仪器都要在事前做低温测试,以确保在低温情况下正常工作。

 

 

  再次则是雨雪、大雾、大风等天气情况。

 

  雨雪都属于降水,按照民航法的相关规定,在降水的时候是不允许进行飞行的。即使是小规模的降水,也会影响能见度,使翼装飞行员的视线模糊,看不清周围的情况和环境。降水还会打湿翼装飞行服和伞包,影响飞行性能,翼装全湿甚至会导致出现失去平衡或无法飞行的危险情况。

 

  大雾的影响则相对较小。云层特别厚的情况下,飞行员的能见度一样会影响,看不清地面,无法判断着陆地点。分散的薄云则没有这些问题。

 

  各种天气情况中,大风造成的危害最大。如果如果风速特别大的话,会导致翼装飞行员在飞行时没有前进速度甚至会出现向后倒退的情况。另一种情况就是因风速过大,导致飞行员降落的时候无法躲开障碍物。

 

 

  据张树鹏介绍,他有一年在美国飞行的时候,就因为强气流而出现了非常危急的情况。“当时出现强气流,乘坐飞机升到1000米的时候飞机已经晃动地非常厉害。机长当时做了最坏打算,要求所有人跳出飞机,自己独自驾驶飞行强行降落。跳出去的飞行员前后左右摇摆得非常厉害,尤其是打开降落伞以后,被气流吹得各种左右摇摆突然下沉。情况非常危险。”张树鹏说。

 

  难点之四,则是定点降落。热气球本身控制方向的能力很弱,基本只能随着风向飞行。本次张树鹏的挑战完全在地球大气的最低一层--对流层内进行,空气温度和湿度的水平分布也很不均匀,空气的对流运动极为明显,是天气变化最复杂的层次。也是对飞行影响最重要的层次。随着高度不断变化,风力、风向也会发生改变,而且这种变化是没有规律的。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宇航推进理论与工程博士生导师单鹏表示:“通常情况下,要想实现定点降落,出发点应当位于上风向,而将降落点设置在下风向的位置。要计算好风向风速、热气球可能会偏离的距离,对于张树鹏来讲,最关键的是在空中时刻注意风向的变化,只要不太过偏离降落点,完成定点降落还是有可能的。”

 

 

  《韩非子·外储说》中记载着墨子用三年制成能飞行的木鸢;古希腊神话中,伊卡洛斯用蜡烛和羽毛做翅膀,结果因为太靠近太阳而蜡烛融化摔死……人类始终没有停下追求飞翔的梦想,所以才有了扑翼机、热气球、飞艇的发明,直到莱特兄弟设计出人类历史上第一架动力飞机,开创了现代航空事业。张树鹏的这次挑战,更因为是无动力的翼装飞行,让他成为一名“飞翔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