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震撼翼装飞行编队诠释奥运精神

2016-7-22 来源:红牛运动世界
标签:
  • 红牛
  • 翼装飞行
  • 奥运

 

  (里约热内卢时间7月19日)牙买加飞人博尔特还没公布自己的奥运行程,美洲大陆的另外五位“飞人”已经开始在里约上空展翅翱翔了。7月19日,来自美国、巴西、委内瑞拉的5名翼装飞行运动员在距离里约市区160公里的Resende跳伞基地完成了首次编队飞行,为7月23日举行的红牛“里约之翼”飞行特技表演活动进行热身和演练。

 

 

  作为里约市政府向全球传递安全感和正能量的一项大型表演活动,“里约之翼”将被安排在奥运会开幕前最后一个空域开放日,即7月23日上午进行,五名翼装飞行员分别穿着蓝、黄、黑、绿、红五种颜色的翼装飞行服,从直升机上跳下,在空中组成与奥运五环排列形状相同的队形,以200公里/小时的编队飞行速度从里约热内卢地标建筑——大基督像胸前飞过。

 

 

  “这将是有史以来最震撼、最具挑战性的翼装飞行编队表演,”世界翼装联盟主席伊罗.塞伯伦说,“虽然翼装飞行可能永远都不会成为奥运会比赛项目,但这次活动将以独特的方式,演绎‘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

 

 

  据伊罗介绍,“里约之翼”项目起源于红牛公司的一项动议,“从2012年开始,我们在中国的张家界天门山成功举办了四届红牛翼装飞行世锦赛,今年,这项赛事将迎来五周年,红牛提出邀请5名翼装飞行员在里约行一次飞行表演活动,因为里约是全球最著名的飞行胜地之一,在基督山飞行是很多翼装飞行员的梦想,这个想法也得到了天门山的支持。我们和里约市政府进行了沟通,他们非常欢迎并给了我们极大的支持。”

 

 

  红牛“里约之翼”编队飞行的难度极大,五名飞行员将分乘两架直升机,在1500米的飞行高度跳出机舱,迅速组成编队,并在同一水平面上保持统一队形,相邻两人的间距要求不超过臂展,在距地面大约730米的高度,从左向右从大基督像胸前飞过,然后打开降落伞着陆。由于降落场空间狭小(仅50平米左右),无法满足二人以上同时降落,因此飞行员必须按照事先确定的顺序先后开伞,渐次降落,飞行线路全长约1.5公里,沿基督山脊斜穿里约闹市区。

 

 

 

  巴西著名翼装飞行员、里约奥运会火炬手卢依基.卡尼将担任编队飞行的“箭头人物”,身穿红色翼装的他将处于队伍最内侧,以不超过5米的贴近距离经过大基督像。其他四名飞行员则需要时刻观察他的位置和速度,确保步调一致。

 

 

  “我要飞得尽可能平稳,如果我身体晃动或者速度有变化,其他人需要快速做出判断和调整,增加全队配合的难度和危险性。”卢依基说。

 

  46岁的卢依基居住在里约,曾连续四年被评为“全球十大极限跳伞运动员”之一,创造过552公里/小时的最快自由下坠速度和直升机跳下后空中返回机舱的人类奇迹。2007年,他曾穿着翼装、以不超过5米的贴近距离从大基督像肩部和头部两次飞过。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两名翼装飞行员完成过这项挑战,另外一人是大名鼎鼎的美国“超胆飞侠”——杰布.克里斯,他将穿着黑色翼装、在“里约之翼”飞行编队中占据中间位置。

 

 

  作为世界翼装联盟的赛事总监,杰布.克里斯同时也是红牛“里约之翼”飞行方案的制定者,五名翼装飞行员全部由他指定,他们不仅要有至少500次以上低空翼装飞行、50次以上低空编队翼装飞行的经验,还有良好的飞行记录和纪律性。而且

 

 

  “编队飞行是一件非常复杂的工作,每一个位置上的人选都要根据技术特点慎重选择。队员必须有团队精神和配合默契度,在飞行过程中要高度专注,个人的任何一个失误都会导致编队失败,甚至给队友带来不可预知的风险。”杰布说。

 

 

  在19日进行的前三次演练中,尽管飞行员的出舱高度达到2600米,而且空域开阔,没有任何障碍物,但由于对新翼装的适应时间和相互间配合默契度不够,加上云层密布导致能见度降低,五名飞行员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失误,如前排的巴西飞行员加布里耶尔、杰布和卢依基飞行速度、间距不均导致队伍走形,后排的美国飞行员格拉汉姆和委内瑞拉飞行员卡洛斯调控不当导致出位、掉队等。最严重的一次,卡洛斯受到前排队员的气流干扰,被迫急刹垂降,惊出一身冷汗。不过在最后一次演练中,随着天空云开雾散,五人终于完成了一次接近“天衣无缝”的配合。

 

 

  按照计划,五名飞行员明天将继续在Resende跳伞基地进行编队演练,飞行难度将进一步增加,包括增加拉烟和降低飞行高度等。